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ruhs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第五百三十三章 遊說(中)看書-poxn9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从某种意义上说温迪施格雷茨的想法很准确,施瓦岑贝格这样的政客确实就是唯利是图的小人,对他们来说利益就是一切就是本能。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种论断又不太正确,因为施瓦岑贝格之所以选择放弃血债血偿并不仅仅是因为个人的利益,他是在维护奥地利的整体利益。
从这个角度说施瓦岑贝格又有点伟大了。不过这不是关键问题,问题的核心是温迪施格雷茨怎么看和怎么理解,如果他无法理解,那施瓦岑贝格再怎么样也是白搭。
很可惜,现在的温迪施格雷茨就根本无法理解,而他旁边这位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更是个添油加醋挑拨离间的绝顶小人。
“……之前你兵权在握,而他地位岌岌可危,他就腆着脸巴结你,利用你的兵权稳固自己的地位……等站稳了脚跟,竟然就立刻翻脸不认人,甚至还用阴谋诡计暗算你,削弱你的存在感……这简直是无耻之极!”
刚刚还说不想喝酒的温迪施格雷茨似乎被这番话语感动了,他不由自主地接过了酒杯,狠狠地灌了一口,但这不光没有平息他心头的愤懑,反而让怒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而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自然是打蛇随棍继续添油加醋:“最可恨的还不是这些,而是他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身为贵族的使命!我们这些贵族天就是为了国家为了陛下效命的。我们的生命并不仅仅属于我们自己,而是属于这个伟大的国家!”
“我们要捍卫奥地利,为哈布斯堡家族效命,最正确的做法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地维护奥地利的伟大利益……可他竟然让俄国佬在皇位问题上指手画脚,竟然容忍俄国在巴尔干不加节制的扩张……这个卖国贼!不能让他继续为非作歹了,否则奥地利就完了!”
这一番话是实实在在说到了温迪施格雷茨的心坎上,前面那些只能说让他稍微舒服点了,但这一番话却是让他有种找到了知己以及被理解和认同的舒爽。
他不禁在心中呐喊:【我就是这个意思,说得太对了,说得太好了!】
那么,这是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的心里话吗?
很遗憾,并不是!
对于他这样没有节操的混蛋来说,有奶便是娘,他有个屁的信念和坚持,如果不是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派人找到了他,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去游说温迪施格雷茨,并教了这番话说辞给他,他讲得出来才怪了!
讲心里话,说这番话的时候,别看表面上他慷慨激昂,但心底里还是有点犯嘀咕的。因为他知道施瓦岑贝格和温迪施格雷茨私下里的关系是比他好的,这么对人家大舅哥挑拨离间会不会太直白了一些。
但是现在看温迪施格雷茨的表情,好像效果非常不错诶!这顿时让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对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刮目相看,看看人家俄国人都把你摸透了,就你这小样还跟人家叫板,真心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反正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对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的计划是更有信心了一些。之前公爵告诉他有办法稳固温迪施格雷茨的地位时,他是真不信的。
现在只要不是白痴都看得出施瓦岑贝格是占据绝对的优势,不出意外就是下一任首相,而温迪施格雷茨根本就不是前者的对手,分分钟就会被吊打,他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又不傻,干嘛要腆着脸投奔一个注定的失败者呢?
而现在他有了点信心,觉得可以尝试一下了,如果真能成功,说不定下半辈子的幸福就有着落了!
“我们必须奋起反击,必须阻止施瓦岑贝格继续卖国求荣了,所以我的朋友,你现在最需要的不是酒精,也不是安慰!您现在最需要的是振作,以及一些小小的合理建议!”
温迪施格雷茨第一次用正常的眼光开始看待自己的朋友,对这个多年以来就没有正经过的小伙伴又一次有了点期待,他想知道对方究竟有什么建议,听听也许有用呢?
温迪施格雷茨坐直了身体,郑重比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您请讲!”
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笑了,他知道自己的话术起了作用,立刻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我的朋友,暂时来看您不可能同施瓦岑贝格一争长短的,所以只能隐忍!”
温迪施格雷茨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黯然道:“还要隐忍?这要隐忍到什么时候?再隐忍下去奥地利就完了!!”
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在心中嘲笑道:“你丫的还倔强,不隐忍的话,奥地利会不会完蛋老子不知道,但你肯定会比奥地利先完蛋。”
当然,嘴上他却说道:“耐心一点我的朋友,奥地利没有你想得那么脆弱!而且以施瓦岑贝格的策略,虽然他出卖了不少奥地利的利益给俄国佬,但随着他取悦了俄国,那头贪婪的北极熊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完蛋的!所以客观上说那个讨厌的家伙帮我们争取了一定的时间!”
温迪施格雷茨沮丧道:“这又有什么用呢?”
约翰.比拉希奥霍夫斯基伯爵笑道:“当然有用,您必须利用他争取到的这段时间恢复实力,最好是恢复对军队的实际控制,这样才能在未来阻止他更多的出卖奥地利的利益,借此也能帮助弗朗茨.约瑟夫大公争取更好的地位!”
温迪施格雷茨的脑子有点迷糊,前面那条他能听懂,只有恢复了对军队的控制,他才能摆脱施瓦岑贝格的干扰,避免成为他的提线木偶,这确实很有必要。
但后半条,帮助弗朗茨.约瑟夫大公争取更好的地位是什么意思,这位大公不用他争取也必然是未来的皇储,都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还能争取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