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g53c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真的是反派啊 txt-第1020章亙古一擊推薦-zpgfr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年幼时期修练,哪怕他们是帝统仙门出身,这一路走来也是经历了重重苦难。
更别说那些艰难走到现在的散修了。
眼看着距离天命如此之近,只差临门一步。
那七彩的天命就垂挂在头顶上方。
一切如梦如幻,就这般窝囊的死去。
他们不是不能接受死亡,但凡敢来争夺天命的,都是摆着不成人便成仁的心态来的。
只是这般被别人虐杀,他们内心难以接受。
人人都向往泰山之死,都不想轻如鸿毛。
“诸位,我还剩最后一个办法,”旁边有声音响起。
仿佛沙漠中的绿荫,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
连忙转头看去,那是无敌宗的圣子,长孙无天。
他一身金黄色的长袍穿在身上,头顶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此刻正迟疑的看着众人。
“有什么就说,没时间耽误了,”旁边有人问道。
“我无敌宗的先祖,无敌帝当年曾留下一法,名为《亘古一击》。”长孙无天说道。
“可以将每个人自身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使出最强的一击。”
众所周知,人类的力量是有限的,随着修练会一直增加,但任何人都无发百分百运用这股力量。
就像人类可以举起世间任何的东西,却无法举起他自己。
“亘古一击?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此法?”有人疑惑的问道。
“你没听过很正常,此法为禁术,”长孙无天说道。
“从亘古中来,永逝现存。
一旦使用此法,他可以将你全身的所有力量具体起来。
但此法的时间一过,整个人便跟瘫痪没什么区别。
弹指间,亘古以过,便是如此。”
听到长孙无天的话,众人方才沉默了下来。
怪不得他一直不肯说。
一旦使用,便如同废物,任人宰割,但如此,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六元不灭阵困着所有人,打不过又逃不掉。
“我们还有选择的机会吗?”有人问道。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那就来吧,放手一搏,我就不相信这世上还真能有人无敌不成,”百道公子说道。
众人回头看了徐子墨一眼,他如神魔踏空而来,周身雷电涌动,万物寂灭。
一道轻喝便如划破黑暗的惊雷。
顶天立地,犹如气吞山河,刀光剑影之间,无敌之姿尽显于世。
“我将自己作为载体,你们放开真命,任我汲取,不可有任何的反抗,”长孙无天告诫道。
“否则功亏一篑,我等皆会遭受重创。”
“好,”众人其声点头。
…………
长孙无天微微闭眼,深吸了一口气。
随即猛睁开眼的那一刻,他整个人的气势变得不一样了。
一股苍茫的气息弥漫在周身,而灰蒙蒙的气体在涌动着。
所有人都站在他的身后,用手搭着肩膀,排成长长的一行队伍。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只听他口中念念有词,这灰色的气体随着他的周身一直缠绕而起,将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里面。
下一刻,在长松无天的面前出现一扇虚空之门。
门内是无亘的力量在凝聚着。
所有人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飞快的消逝着。
连同真命和灵气,依附在长孙无天的身上。
那虚空门内的力量越来越强。
徐子墨饶有兴趣的看向这边,“有点意思。”
他目光穿过虚空之门,所有人的灵魂都仿佛被冻结了。
穿过层层的虚空,亘古之时的起源。
那里,有什么东西在觉醒着。
一抹灰色的光芒在黑暗中弥漫出来。
“杀,”长孙无天面色扭曲,几乎是用最后的力量嘶吼出来这个字。
身后的所有人也都是面色狰狞,一句“杀”字震天响。
杀意冲上云霄,踏破苍穹,犹如实质般,直接化作一道利剑。
那虚空门中的灰色气体也彻底的冲击了出来。
光速一般飞快,消逝,甚至连徐子墨都肉眼难以捕捉。
沿途的一切虚空都被粉碎,万物化为尘埃,只空留着一道灰色光束摧枯拉朽,摧毁一切。
当着灰色光束出去的那一刻,所有人的身影全部倒在了地上,他们体内的灵气已经空无一丝。
徐子墨抬头看去,这灰色光束直接击中了他的腹部,将他整个腹部都给击穿。
“成了,”长孙无天兴奋的大喊道。
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存在,击中腹部是不会死的,除非将神魂也覆灭。
这便是这亘古一击的强大之处,他能够撕毁神魂,以亘古之力。
当灰色光束穿透身体后,徐子墨发现这些灰色的力量残留在他的体内。
然后全部朝真命的方向涌动而去。
他没有任何阻拦,任由这些灰色光束冲去。
在真命之处,一颗圆形的星球在缓缓旋转着。
当那些灰色气体到来之时,就犹如飞蛾扑火般。
在接触到星球的那一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
外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徐子墨。
“怎么还不倒?”有人说道。
“估计他的真命有些强,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话说回来,打到现在,你们知道他的真命是什么吗?”
一句话落下,四周噤若寒蝉。
他们好像连徐子墨的真命都没有见过。
真命都没有出,就已经这般无敌了。
徐子墨收回目光,随即平静的看着在场所有人。
“该结束了,”他淡淡的说道。
“你……没事,”长孙无天问了一句。
徐子墨没有回答他,而是举起霸影,弯刀重重的落下。
几十人便惨死刀下。
他一步步走来,就仿佛握着镰刀的死神。
“真就这般结束了吗,”有人喃喃自语。
“死又如何,我楚封尘这一生历经重重阻碍,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
就算死,也绝不做等死之人,做这任人宰割的鱼。”
这叫楚封尘的青年站起身,手握着剑,剑指徐子墨。
“记住我的名号,天阙,楚封尘。”
尽管刚才尽管亘古一击后,他已经没什么力量。
但还是挣扎着朝徐子墨杀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