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gopu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鋼鐵燃魂 起點-第16章 攻心爲上分享-mhods

鋼鐵燃魂
小說推薦鋼鐵燃魂
再次站在了诺曼帝国的土地上,魏斯心中无限感慨。曾几何时,他憧憬着以胜利者的姿态来到这里,带着藐视的心态俯瞰这些推崇武力的战争狂,这种想法一度随着战火的平息而熄灭。和平年代,他作为官方访问者短暂游历诺曼帝国,对它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如果不是这场意想不到的战争,以国际关系的发展进程,以普通联邦居民身份前来领略这里的人文风情也不是太遥远的事情。现如今,联邦人以占领军的姿态开进了诺曼帝国,不得不让人嗟叹世事无常。
作为洛林的行政长官,和平年代,公费出访诺曼帝国既合情也合理,但在战争时期,洛林光复不久,魏斯似乎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事实上,他当下的身份是军方特邀顾问,或者更为准确的说,是梵洛军事参谋团的编外人员,应邀前来进行实地调查,为联邦军队下一步部署提出建议。这一阶段,联邦后方的形势已经稳定下来,虽然洛林刚刚摆脱战火的侵袭,但既有的行政架构重新投入运转,且得到驻军部队的支持,行政长官离开一些时日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这是魏斯得以放心迈入诺曼帝国境内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曾经造访过的诺曼帝国东部地区,视线所及之处,许多城镇已经变成了废墟,田野也到处是战争遗留的痕迹。诺曼军队最为风光的那段时期,联邦军队不顾一切地对诺曼人的东部工业区展开战略轰炸。尽管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这种战略无疑是正确的,它持续削弱了诺曼人的战争潜力,让他们始终无法像上一场战争那样快速暴兵。虽然这其中还有诺曼帝国高层决策的一些原因,但毫无疑问,没有持续战略轰炸,也就没有如今的战略转折。
说起来,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洛林军民的坚守,为联邦空军的战略轰炸提供了坚实的桥头堡,而在洛林沦陷的大半年时间里,联邦空军的重型轰炸机不得不从更加遥远的后方起飞,跨越更加漫长的征程对诺曼人的本土展开轰炸。若不是超重型轰炸机的成功研发和大批量生产,这种劳师远征的行动恐怕很难维持下去。
诺曼帝国的行政区域,分为行省和皇室直属领地。前者是诺曼帝国的主要行政构成,后者分布在诺曼帝国的各个地区,是历史形成的特殊存在。在广茂而富饶的东部地区,主要有五个行省和四个皇室直属领地,重工业集中在索夫、拉特两大行省以及喀赛皇室直属领地。梵洛率领的军事参谋团抵达诺曼帝国之后,选择在喀赛地区一座名为波利的小城落脚。这是一座普通而又平静的小地方,它所临近的喀赛城曾是诺曼帝国东部最繁荣的工业城市。当然了,大概在一年之前,这座城市就在联邦军队持续半个月的重点轰炸中夷为平地。
站在波利的山丘上向北遥望,能够遥遥看到那做已经丧失了生机的工业城市。尽管99%的工厂都已经不再发挥作用,但那些残墙断壁以及蛛网密布的地下管道成了诺曼人跟占领者打游击的天然战场,这一切仿佛是上一场战争的奥城战役的翻版。鉴于联邦军队的终极目标不是统治诺曼帝国,而是瓦解它的战争潜力和侵略意识,联邦军队没有跟诺曼人深入纠缠,他们避开了喀赛这样的城市,只在附近较为正常的城镇驻扎部队,这便形成了怪异的景象:诺曼人的抵抗力量在废墟遍布的大城市活动,而联邦军队占据着那些小城镇。正常情况下,双方貌似相安无事,但每当联邦军在前线展开攻势,或是诺曼军队有所动作时,这些诺曼游击队就会像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钻出来四处活动,让联邦军苦不堪言——这也就是梵洛和魏斯来到这里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其实早在上一场战争结束之后,梵洛就已经光荣退休。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军事的发展漠不关心或是完全脱节,事实上,他被多所高等军事院校聘为客座教授、特级顾问,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到这些学校授课,还为几本军事刊物作专栏点评,闲暇时,将军事生涯中的一些经验和感悟编整刊发,退休生活很是充实。
这位思维活跃的老人家,在战争爆发后不久便被重新招回到了军队,但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奔赴前线,一开始是在国防动员委员会任职,由于工作成果显赫,担任了秘书长职务,并进入了最高军事委员会。对诺曼帝国的战略轰炸便是他和其他有识之士鼎力支持的决策,这也给他带来了崇高的声望。
正所谓上兵伐谋,来到诺曼帝国之后,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观察和研究,魏斯向梵洛提出了自己的明确建议,那就是打心理战。因为从战术层面分析,诺曼人所采用的游击战法因地制宜,契合实际,联邦军若想要硬碰硬的解决问题,就必须增派部队,花费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来进行反复的扫荡,并建立一系列的据点,这有悖于他们的初衷。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从心理的角度来分析问题,不难发现诺曼人的游击队是受到军队支持和直接或间接指挥的。民众之所以积极的参与进来,是因为他们对入侵者的自然仇视。如果能够化解他们的这种情绪,相信很多人都会重新审视自己的定位:为什么要投入这场看不见希望的战争?
这段时间,魏斯每天只睡几个钟头,将挤出来的时间用来研读缴获的书籍、报刊,并与一些抗拒情绪不那么强烈的诺曼人进行交谈,进一步了解诺曼帝国的社会结构和民众心态。相较于联邦的自由体制,诺曼帝国的专制使得他们阶级分化严重,民众的生活水平只能保障基本的温饱,无论他们付出多少努力,都难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从军才能看到一线希望。至于从政,那几乎是贵族和富有阶层的专利。
有阶级就会有矛盾,有矛盾就可以加以利用。魏斯尝试性的将这些道理灌输给小城波利的年轻人群体,这种传道式的宣传一开始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诺曼人根深蒂固的思维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在交流过程中,他不断改进宣传的方式,用更加深入浅出的道理来点醒诺曼人——他们可以热爱自己的国家,但没必要为高高在上的皇朝献出他们宝贵的生命。
慢慢的,一些年轻人开始接受这种思想,他们将这种领悟自发地传递给身边的人。在小城波利,辩论甚至争吵开始出现。中年人老年人显然对这些新的思潮非常抗拒,直到最后,依然有很多人拒绝接受,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魏斯将整理出来的宣传单编成简式和详式两种,简式只有一页,适合低文化人群,而详式如同一篇完整的论文,足有6页,阐述了历史和社会的发展规律,总结了公平、民主、人权在现代社会的表现形式,将无能的诺曼世袭贵族与勤奋的诺曼普通平民进行对比,抨击了专制政权对人性的欺凌与压榨。两种宣传资料经过梵洛的审阅和完善,最终形成了定稿,开始在诺曼帝国的东部地区进行投放。
最初一段时间,诺曼人的游击队依然像往常一样活跃。部署在诺曼帝国东部的联邦军队依然保持着高度的戒备,但难免蒙受持续不断的伤亡。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有诺曼人的游击队放弃抵抗,有的自行返回家乡,有的向联邦军队缴械,并得到宣传单上允诺的优待。当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种现象所占的比例并不高,大部分加入到诺曼游击队的战斗人员还是在跟联邦军对抗,只不过他们的斗志开始削弱,信心受到了动摇。
既然是宣传战、攻心战,又怎能少了生动的现实事例?联邦军使用的后续传单,对放弃抵抗、回归家园的诺曼士兵和游击队武装人员进行了艺术性的描述——他们摆脱了随时可能被枪炮击杀的危险,回到了家人身边,用双手辛勤劳作,用头脑争取权利。在联邦军队的支持下,诺曼帝国东部地区的一些城镇通过民主选举,修订了律法和政务规则,选出了代表民众声音的行政机构,这在联邦司空见惯,在诺曼帝国却是新鲜事。一些有学识、有眼界、有担当的平民,平日里干着不起眼的工作,通过选举成为民众信任的地方执政者,一些出身贫寒、从军多年却晋升缓慢的回乡军人出任治安部门的长官,新规则、新面孔带来了新鲜空气,这些都被总结到了宣传事例中。
凭着长期从事政务工作的经验和技巧,魏斯很好地弥补了梵洛麾下一众参谋们的“短板”,让他们充分认识到在反游击作战的另类模式。短短一个多月,前线的联邦军队还在努力碾压诺曼人的中部防线,成群结队的轰炸机不断将黑压压的炸弹投向诺曼人的城镇和防线,用炽烈的火焰风暴摧毁一切事物,而在诺曼帝国的东部地区,形势已经悄然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