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bcf5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諸天次元聊天羣-第六百八十章 重明、猰貐!分享-phbp6

霸道总裁别使坏 东临笑笑r/zhutianciyuanliaotianqun-youyin0liaoluan0.jpg” alt=”諸天次元聊天羣” />
小說推薦諸天次元聊天羣
“远古……天帝……”
眼看着天顶之上的夸张身形,聂风瞪大双眼,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声音。
纵使他再怎么思考过,通过天帝考验的时崎狂三藏有怎样的底牌,却也没想到夸张到这种程度。
帝俊作为山海世界最古老的天帝,同时亦是天的人格化象征,其存在意义可以说,于这整个世界而言是无敌的。
在这世界之内,就算是如今的五大天帝也难以将之跨越。
那是无以言说,无以解释的,这个世界最最根本的至理。
时崎狂三微笑的看着他“感想如何?”
聂风苦笑一声“这还真是……让人难以预料。”
“有这样的帮手,想必这次大赛,恐怕无人能够与狂三小姐你的这位搭档比拟吧。”
“那还真是承蒙夸奖了。”狂三轻笑道,随之摊了摊手。
“但可惜啊!”
“如果现在是这位天帝陛下本尊降临的话,我还真的说不定能够躺赢。”
“嗯?”聂风抬头看向了她。
狂三向他摆了摆手“事实上,眼下这位天帝大人,只是由过去分出的一丝投影而已。”
“过去的……投影?”
“没错,你应该知道的吧。我的能力,是借由时间的表象,可以做到各种各样的操弄时间方面的事。”
聂风点了点头,随即道。
“难道说,这位天帝陛下,也是由狂三小姐你的能力……”
狂三摇了摇头“那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我的能力还没强大到这种程度。”
她说着打了个响指,伴随着些许暗色的钟摆出现在其身后。
“刻刻帝,十之弹。”
“这是能够将过去的记忆透过某个目标而传达至现在的能力。”
“这……”虽然狂三在解释着,但聂风并不能立刻理解。
狂三道“当初在进入山海世界之后,我碰巧闯入了三身之国。”
“知晓山海经的你应该了解,三身之国本身就是帝俊后裔所成的部族。其中自然保存半寸山河一寸血 悲伤恋娇穿进蛮荒讨生活着些许天帝曾经的事物。”
“而那些事物,恰巧可以让我得以窥探到过去的远古天帝真容。”
“即便是这样……”聂风正要说什么的时候。
狂三直接道“当然只是这样是不行的。所以,我真正能够得到天帝协助的最大原因,源于当时的十之弹,并非只是简单的让我看到帝俊过去的模样。”
“而是真正的与远古时期的天帝,见面并对话了。”
“!!!”聂风猛然一惊。
跨越无数时间,完全处于不同时间轴度的两个存在对话,这样的事……怎么可能?
这种事他根本无法想象。
“很惊讶对吧,我也很惊讶,但现实就是这样。”
狂三揉了揉额头。
“说到底还是我们真正小看了这位远古天帝的强大,对于祂来说,过去与未来都不过是眼前事物。”
“在祂存在的当下,一切时间纬度都会只限于现在,仅此而已。”
“便是如此,理所当然的,我得到了来自过去的这位远古天帝一丝投影协助。”
聂风嘴角一抽。
“这算什么理所当然啊!过程省略太多了吧。”
狂三瞥眼“我还驭男计:淑女飘飘拳想问过程呢,但事实如此,那位天帝真的就只是与我见了一面而已。”
“啊,对了。我知道你肯定想问天帝既然想帮我,为什么不自己本尊出马,而是给出投影对吧?”
“不……在下并没有……”
“哼哼,大方的告诉你也完全没有问题。”
“那个……其实不说也可以……”聂风小声着。
狂三插腰道“真相是那位天帝本尊,现在已经完全回归本相了。也就是天的本来模样。”
“本人原话是‘世界已经渐进发展,五方帝君已能看顾好这个世界,吾便没有继续留下的鬼眨眼 闲人老六理由,非到此世终结之厄前,吾不会再现人间。’这样。”
聂风“……”
狂三可没管他,拍了拍手上并没有的灰尘。
“那么!好了。时崎狂三的旁白解说时间,到现在,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接下来可别眨眼啊,聂风先生。”
“久远以来,你可能会是除我以外,第一个见证远古帝君神威的凡人。”
“好戏,可不容错过哟。”
狂三话音落下的刹那。
她身后之人,那位君临天顶的诸神之神,由星耀之座上,站了起来。
冷漠无情的目光看着下方一切。
那高高在上的眼眸,仿佛视万物一切如刍狗般的天道一般,不!应该说祂,就是天道。
“天下之人啊。”
诸神之神,远古天帝如此道。
“——亲临远古吧!”
神威一刹那间,将一切都涵盖其中,无可违逆,无可阻挡,冲袭一切,世间诸相众生万物!
……
分割比赛场地的水幕忽然出现了涟漪,更是有将要破碎的征兆。
赛台上空,正思索着眼下情形的张落被其惊动。
他诧异转眼看去。
“竟然能将五大天帝神力凝聚成的遮幕给撼动到这种地步,那些家伙到底都契约了什么人啊?”他本想穿透遮幕看内中战况的。
但想想,遮幕本身是五天帝的神力凝聚,他若是干涉难免会生出异像,不小心把里面参赛者的虚实给透露了出去可就不好了。
反正无论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要他还在这里,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这么想着,张落又淡定了下来。
刚打算续上刚刚被打断的思路之时,忽然,某处遮幕上传来极为轻微气息波动。
那个是……
这气息甚至都不用他看,便再明白不过了。
“她们怎么参加了,而且还跟桔梗对上了……”
遮幕之内,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唯有两块浮出水面的巨石。
而巨石两边各自站着两个身形。
一方白衣红裙黑发轻起,手持长弓身背箭筒。
一方金发锁甲,英姿飒爽。
是桔梗以及六耳。
而在两人身旁,则站着两个不高的人影。
是两人带的小徒弟们。
桔梗的弟子,以及被某狗管理扔给六耳带的倒霉徒弟。
“师傅……”
“六耳师傅。”
两个弟子辈的各自叫着各自老师。
当然,当老师的两人此刻可没什么精力回应。
对视的两人其中,六耳笑道。
“这可真是,不多见的人啊。”
当初的开放世界活动,六耳并没有参加,是以她与桔梗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联系,但祂是认识眼前的巫女的。
从容老板的口中。
毕竟容老板跟桔梗之间可是有不小的交情。
桔梗对此点了点头。
涂山与傲来国现今联系越来越深,作为群里容老板的非生意相关的友人之一,桔梗也不可能不知晓六耳。
六耳转动着手中长棍。
“作为容容的好友,我可是听说过关于你的事。东洋的巫女,桔梗小姐。”
“恪守职责无欲无求的巫女小姐,没想到也会谋求这份实现愿望的力量。”
桔梗淡然道“身为巫女之前,桔梗也是人类的一员。”
“人类,又何时能够完全摒弃自身的欲求?便是神通广大远超人类的妖,不也有此欲求吗?”
“哈,这还真是让人无法反驳。”六耳耸了耸肩。
“是啊,人类也好,妖怪也好,哪怕是圣人,也多多少少有着自己期望的事。”
“说到底,身为生灵本身,便是因为有着欲求这样的事物,才会存活在这个世上。期许荣耀、渴望权利,享受繁华,掌握金钱,体验强大高高在上,等等一切。”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欲望,生灵才会是生的状态,不然跟死人又有什么区别。”
桔梗不言,只是微微点头。
六耳咧嘴笑了起来“本来听容容说,我还以为你会是个无趣的人。”
“没想到意外合我胃口。”
“荣幸之至。”桔梗道。
“不过有些可惜啊。”六耳忽然感叹一声。
桔梗不解“可惜什么?”
“遇到像桔梗小姐这样的对胃口的人,却不能切磋一番,无法体验你的东洋术式,还不够可惜吗?”
桔梗闻言正经道“我们身上都印有天帝刻印,双方切磋毫无意义。”
“所以才可惜。”六耳摇了摇头。
随即,她抬头看向桔梗。
“不过,既然现在我们双方身在比赛场上,虽不能亲身切磋,但……比赛却还是要进行的。”
她说着,将手中的长棍重重的敲击在石面之上。
桔梗见状,同时将长弓背至背后,已然知晓对方接下来的动作。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意味不言自喻。
同时动作,异口同声道。
“显现。”
“出来吧!”
“——猰貐!”
“——重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