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3ur8e扣人心弦的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 ptt-第一百五十三章、飲鴆止渴的愛鑒賞-ifbfq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 – <那一抹青春的消逝 沧客天ref=”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waixingdinvzhongshengshouzha-wanlizhangqiang”>外星嫡女重生手札 万里长枪a href=”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chongqiquanshengshidai-penhuomeng”>重啓全盛時代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好像也没必要帮你结尾。”
王太卡要收起衣服,泰妍却没办法了,说道:“帮我。”人生起起落落有几何 风中伤心人
说真的,要不是这该死的裙子出了问题,泰妍绝对不会开口求王太卡的。但是没办法,在不开口,泰妍感觉自己危险了。
这种里面一层窄裙,外面一层包臀裙的设计虽然好看,但是极其的麻烦。特别是外面的裙子因为要做出闪亮的半透效果,所以布料都是那种没有什么延展性的蕾丝,在裙子很紧的情况下,是很难调整的。偏偏里面的窄裙被麦克风卡住,一直向下坠。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大概就相当于鞋子的时候,每次袜子都会滑脱到脚尖,不能安分的穿好。但袜子和裙子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没办法了,只能求人。
“帮我。”
就这一句话,多么简单明了,甚至连个人物关系都没有,敬语也没有。
王太卡可不会因为泰妍主动跟自己说话了,就欣喜若狂,他没那么舔狗,他不满意,他很贪心。
“就这?”王太卡摇摇头:“凭啥?凭你长得好看?”
泰妍没办法了,但形式比人强,只能说道:“我……不躲着你了。”
“这才算是有点诚意,走,先下台整理裙子。反正是彩排,不要紧的。”王太卡护着泰妍下了台。
其余人也没怎么,因为刚刚都发觉泰妍裙子好像出问题了。帕尼则是对着王太卡眨眨眼,可惜王太卡没看见。
到了后台,终于没人了。
不对,泰妍看向王太卡,蹙眉。
“靠,你这是什么眼神?什么意思?刚刚台上求我,现在马上觉得我多余了是吧?”王太卡目瞪口呆:“金泰妍,你还是个人吗?”
“呀!我又没有那么说,是你先想的歪!哼!”泰妍咬咬嘴唇:“背过去,不许回头,我要整理一下。”
“自欺欺人。”王太卡拿着外套,围着泰妍的腰盖着,说道:“这样谁都看不见了,我帮你拿着,你手自己去里面整理。”
王太卡的这个姿势虽然确实很安全,但是也相当于借着拿衣服的方式变相的抱着泰妍了。不过王太卡有尺度,两个人还有点距离。
泰妍其实也怕整理裙子的时候忽然有人来,现在这么挡着也好,于是犹豫一下,手伸到下面,开始整理裙子。
王太卡看着近在咫尺的泰妍,此情此景,但凡是个正常男人,脑子大概都会是些不太健康的东西。
不过泰妍倒是没注意王太卡,她确实够难受的了。趁这机会这才把外面的包臀裙轻轻提起,然后整理里面的窄裙,把麦克风别好,最后再把包臀裙放下。
这一套动作,虽然是整理衣服,但是也未免太性感了。
泰妍感觉前面的人呼吸声在加重,小声说道:“别犯傻。”
王太卡却摇摇头:“我只是奇怪,为什么裙子这么短,连腰都露出来了,肩膀也末世之守护是。我好想后知后觉了,但是我不太喜欢这种衣服。”
“胡说八道。”泰妍嗤笑一声,王太卡这话鬼才信。
王太卡说道:“是真的,我没否认我喜欢看,但是我觉得让别人看,不好。”
“好不好,也和你无关。”泰妍说道:“打歌服而已,什么都没有露。本来我也喜欢蕾丝的衣服,怎么?你的思想也够老古董的,那你之前看到我的纹身,怎么没有大喊我是坏人呢?我是坏人吗?”
泰妍不知道怎么回事,前面说着还是正常的语气,到后面居然越来越生气了,说道:“也是,你喜欢的函数,打歌服都是出了名的厚,连脚脖子都不露。这样多棒!不像是我们,少时的打歌服都是裙子,还都是短裙。不过我想,你应该也不会喜欢我这种女人吧?毕竟是穿着性感暴露的衣服,在舞台上蹦蹦跳跳,恨不得露的更多,那你找我来干什么?用不着你担心吧?”
王太卡的耐心一下子就没了:“你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就去吃药,别在这发疯!”
“看起来真的是轻贱了对吧!”泰妍冷笑。
王太卡恨的牙根痒痒,泰妍似乎并不想和王太卡讲道理,她只是想激怒王太卡,看着王太卡在愤怒中无法自拔,泰妍仿佛才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事实也是如此。泰妍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每当看到王太卡,她自己都会被一股莫名其妙的负能量笼罩,情绪会无法自控。她分不清对王太卡到底是什么感情了。
但是,泰妍别扭的性格从未改变,她好像陷入了一个怪圈。每当王太卡靠近的时候,泰妍都忍不住想激怒王太卡,真的,就是想激怒他,让他发火!愤怒!
好像只有看到王太卡因为自己陷入崩溃之中,泰妍才觉得自己和王太卡之前,是有关系的,是有联系的。只有王太卡的愤怒,才能证明这个人心里是在乎自己的。如果不这样,泰妍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慌张,觉得王太卡会离开。
即使泰妍已经察觉了这一切,但还是无法阻止。她在王太卡前面,跟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只想看着王太卡为自己愤怒,才觉得满足,才觉得王太卡和自己真的有什么关系。
这到底是要卑微到什么程度,才会去想到这么一种证明自己存在的方式?
所以泰妍这一刻,才恍然大悟。她忽然明白王太卡为什么要在一切解决之后,还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可以刁难宋香菜。
所有人都倪匡短篇小说集觉得王太卡是放下了,如今只剩下报仇。但是泰妍却好像明白了,并不是这样。
王太卡心里的痕迹虽然淡了,但还是有那个人的影子。王太卡现在这么做,也无非是想看宋香菜陷入痛苦,以此证明自己的存在。就像泰妍现在希望王太卡陷入痛苦,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一样。
这是好像就是一个循环。事实上,只有心里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才会去用这种方式来证明感情。明知道是鱼死网破,但是为了心中一时的安逸,还是选择了饮鸩止渴。
想通了这一切的泰妍,瞬间被恶心坏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