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fjumn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蓋世討論-第八百九十六章 困境熱推-aageo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龙崎立于阴风谷之外,化身为人族形态后,并不着急进入。
这是因为,阴风谷的凶名和邪诡之处,他在没来碧峰山脉前,便已久仰大名。
幽火流毒阵,还有阴阒罡风的可怕,龙崎心里都有数。
敢在碧峰山脉胡作非为,是因为他知道,药神宗那边,不会因此而兴师问罪,即便事后真追究,也就装装样子。
本来,他在碧峰山脉的作为,就是在响应药神宗。
天药宗不听话,药神宗不好亲自出手,指使他做些事情,给天药宗血的教训,让天药宗领悟一个铁的事实。
——天药宗自身,并没有能护住自己炼药师的实力和底蕴。
当真出了事,天药宗还是需要向药神宗求救,要依仗药神宗,才能继续保持着,在碧峰山脉的超然地位。
龙崎不清楚,天药宗和药神宗有什么隔阂,但他知道,他不会被药神宗打杀。
“龙崎!”
“就是那头八级的恶龙!”
温歆和天药宗的老人,听到龙崎的龙吟和吆喝,齐齐变色。
石禹轩脸色沉重,他知道阴风谷的“幽火流毒阵”,只是空有其形,形成阵法的核心,众多的毒火流光,早就不剩多少了。
虞蛛,从阴风谷离开前,把毒火流光一并带走,在芜没遗地的那座湖心岛,再现了“幽火流毒阵”。
就连阴阒罡风,如今也没有太多,连阴风谷外的四分之一都覆盖不了。
龙崎要是以龙族形态,百米的龙躯闯入山谷,流毒和恐怖的火焰,阴阒罡风,还能对他造成一些伤害,令他重新受伤。
可他偏偏以人族体态现身!
这样的龙崎,当真进入阴风谷,闪掠足够快,其实能避开谷内的诸多威胁。
“冲霄真人和天景真人,也在抵达的途中,局势不妙啊。”
虞渊仰望着头顶的彩虹光圈,看着形影模糊的心殇真人,心里也暗暗着急。
他此刻的险境,已经通过和化魂池,和那尊邪恶神像,传递到陨月禁地,柳莺应该也收到了消息。
可是,从陨月禁地来阴风谷,也是有段距离的。
严奇灵如今不在,周游也恰巧不在,没有精通空间灵诀者,无法瞬移而来,他就很难摆脱困局。
自在境级别的心殇真人,以他现在的力量,以寒妃,都无法抗衡。
“只希望,心殇真人不要出手,冲霄真人和天景真人,过来的慢一点。”
虞渊眼神闪烁不定,和鼎魂暗做沟通,手持着剑鞘,又让寒妃,还有众多的煞魔,随时做好死战准备。
呼!
叫嚷了一阵的龙崎,在山谷外,以人族形态口吐龙息。
一道混杂着腐烂枯叶的龙息,化作笔直的灰蒙烟云,顿时冲向了阴风谷。
龙崎的龙息,一入山谷,犹如有着灵性和意识,灵动地避过流吞噬永恒毒火焰,绕开了阴阒罡风,像是一条灰色的灵蛇,直扑温露。
看来,在龙崎的心中,温露果然还是首要目标。
“我,我有点吃力,因为山谷内没有草木。”
刚刚在林间,运用暗灵族的血脉天赋,制衡龙崎的温露,此刻面对龙崎的一道龙息,反而显得有些慌乱。
阴风谷,几乎看不到树木花草,没有她可用的力量。
她真正的暗灵族血脉等级,只是七级,且先前消耗巨大。
“无妨。”
虞渊神情淡然,开口劝慰了一下。
哗!
一道幽蓝的冰莹光柱,突从煞魔鼎内飞出,让阴风谷的温度骤然下降,使得谷内所有人,顿时生出一种,瞬间到了寒冬腊月的凛冬。
冰莹光柱内,有一簇簇极寒之火跳跃着,废材逆天:邪王的宠妃 似蕴藏着极寒力量的真谛。
龙崎的那一道龙息,被冰莹农门辣娘子:夫君,来耕田 狮子座月光柱冲击,“哧哧”地传来异响,龙息夹杂着冰光四溅,很快就被消泯掉。
寒妃没着急现身,只是随逍遥小都督 关关公子手释放的极寒冰流,就挡下了龙崎的攻击。
山谷外,这头八级的绿龙,阴沉的脸上,浮现出惊异不明的表情,“不是温露,那个暗月城的小子,是从那大鼎之中……”
龙崎不了解虞渊,只是听过一些事迹,他半信半疑。
他自然也不知道,煞魔鼎中如今最强的寒妃,战力堪比阳神境强者,和他这头八级的龙族,不相上下。
“九幽寒渊的气息,古怪,很古怪!”
隐龙湖也在深海,他们对“九幽寒渊”太熟悉了,寒妃释放的极寒冰流,透出的气息,让龙崎犹豫了。
刚刚信誓旦旦,想杀入阴风谷的龙崎,突然冷静了下来。
犹豫了一下,龙崎抬头看向彩虹光圈内,那道救下他的身影,以魂念征询意见。
“我宗的冲霄和天景两位真人,很快就会到,你不妨稍等片刻。”心殇真人回应。
龙崎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表示心领神会。龙腾
“虞渊,你要是能逃,就赶紧逃吧。”石禹轩见事已至此,又一次说道:“只要你记得,以后替我们报仇就行!这头,该死的绿龙!”
“逃?”
虞渊摇了摇头,指了指头顶的心殇真人,“有他在,谁也逃不了。”
“这,倒也是。”石禹轩不吭声了。
先前嚷嚷着要走的温歆,等看到心殇真人处于头顶,龙崎化人之后,守在山谷口,也终于死心了。
此时此刻,她和温露摆脱虞渊,面对龙崎依然是死路一条。
“等着吧,就看是灵虚宗的真人来得快,还是陨月禁地的支援,来的更及时了。”虞渊淡漠地说了一句。
心里,却暗暗觉得奇怪。
其实,以心殇真人的境界和力量,他强行入驻阴风谷,可以压制寒妃,然后无视一切地,将谷内所有人轰杀。
根本不需要,等冲霄真人和天景真人过来。
“这位灵虚宗的心殇真人,难道当真是懒散,不肯出力?听闻,他和现任宗主灵虚真人,有点不对路,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虞渊琢磨着,发现想不明白,难以测度心殇真人。
心殇真人,似乎也不是按部就班地,由灵虚宗一步步培养的宗门强者。
根据虞渊,从别人口中得来的消息看,心殇真人……极有可能是散修出身,以前的名讳无人可知。
陨月禁地深处,坐落着大型空间传送阵之地。
如月宫仙子般的柳莺,俏生生站在那块天外陨石打造的“陨落星眸”,她凝望着远方,那座和“陨落星眸”本质相通的邪恶神像,神色焦急,“虞渊,在碧峰山脉有危险!”
神像慈和的一面,朝向她,似在微笑。
柳莺一怔,忽莫名地心安了。
“碧峰山脉!你看到了龙崎,看到了灵虚宗的心殇真人?”
一旁的铜老钱,骇然失色,瞬间祭出那座“玉楼”,“柳丫头,我知道你因为星月宗的身份,不好去做些什么。我的陨落星眸,比我的玉楼快,这样吧,你来以陨落星眸助我一臂之力!”
“心殇真人,还有八级的龙崎,你去作甚?”柳莺白了他一眼。
“我……”
铜老钱忽然语塞了。
“你不妨以那座阵法,去现在的煞魔宗,找严先生求救。”柳莺给出诚恳建议,“不过呢,以它的说法,我们无需过于担心。”
她指了指,远方的那座邪恶神像。
“它,它说的?”
“没明说,表露的意思,就是自然有人搭救。”
“那我就放心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