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hf2zq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九星霸體訣 ptt-第三千九百四十六章 虎毒不食子讀書-l9mgg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
“羽黄师妹说龙兄精通韵律,小妹诚心想请龙兄为小妹点评一番,小妹卡在瓶颈期已有数月之久,无丝毫寸进,还请龙兄不吝赐教。”
武林帝国
初唐大农枭 爱吃鱼的胖子
那黄衣女子说着话,恭恭敬敬地对龙尘行了一礼。
黄衣女子的话,让在场的强者们一惊,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龙尘,此人竟然还懂音律?
“仙子说笑了,在下对于音律,懂得连皮毛都算不上,怎敢妄加品论?贻笑大方是小,误人子弟罪过就大了。”龙尘苦笑道。
虽然他读过一些关于音律的书籍,懂得一些乐理知识,对于外人可以忽悠忽悠,但是人家黄衣女子来自琴宗,可以说是乐道最高学府,龙尘指点人家,那不是开玩笑么。
“哼,一介武夫,只知道舞刀弄剑,双手染血,又岂能懂得乐中之玄妙?”这时,隔壁前排的一个白面书生,冷哼一声,声音极不客气。
龙尘寻声望去,见那个男子看上去二十几岁,面白无须,脸颊微胖,傲气十足,龙尘看着他,他却看都不看龙尘一眼,手持茶杯轻抿了一口,似乎不屑于去看龙尘一般。
百忍成婚
洪荒玄松道
黑道少将 清休
“一介武夫?如果没有一介武夫,守卫疆土,保国安民,你还能吃得如此肥头大耳么?”龙尘看着那人,撇了撇嘴道。
龙尘这句话,一下子让无数人差点笑出来,尤其那句肥头大耳和那人的面貌融合起来,形容得太贴切了。
“哼,真是天大的笑话,大爱无疆,大义无界,如果人人都能弃武从文,凡事讲道理,讲礼法,讲规矩,顺应自然之道,又岂会刀兵相见?
既然无刀兵之祸,又何须设立疆域?既然无疆域,就不会再有纷争,人们就不会死于暴力屠杀之下。
你口中所谓的守卫疆土,不过是为了侵蚀他国,想不断扩充底盘的借口罢了。”那书生冷笑道。
“哥们儿,听我一句劝,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这群家伙别的本事没有,辩论起来,咱们根本不是对手。”龙尘旁边的那个皇室弟子,好心劝道。
他深深知道这些书生们的口舌之利,而且,朱雀帝国祖训中有明确规定,朱雀帝国需要保持文兴武盛,故而这些书生们,实力不行,但是地位很高,即使是皇室弟子,也不能对他们无礼。
打不能打,骂又骂不过,所以朱雀帝国的修行者们,尽管讨厌这些人,但是却又无可奈何,他们可不敢触犯朱雀帝国的律法。
那人心很好,不想龙尘出丑,所以劝龙尘不要搭理他们,不然就没完没了了。
沁人不醉帝王心
这群家伙,没理咬三分,得理不饶人,没事都要找点事出来,而“讲道理”正是他们的强项,平时书生之间唇枪舌剑,争论不休,人家练的就是这个,这是人家的强项。
与他们争辩,那就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修行者被他们辩得活活气死。
“一群无脑喷子而已,我龙尘有何惧哉?我不信就凭你们一张嘴,就能抹杀朱雀帝国无数边境战士的功绩。
他们是保家卫民的功臣,是不惧牺牲的勇士,是无怨无悔给朱雀帝国百姓遮风挡雨的钢铁城墙。
在你们听着美妙的曲子,喝着芬芳的茶水,悠闲地坐在这里喷人的时候。
他们却将头颅挂在了腰带上,随时准备迎接敌人的血战,随时准备将鲜血洒在他们深爱的土地上。
一剑诛天 苍云
如此英勇无畏的英雄,守卫国家,守卫亲人,在你口中,怎么就成了无用功了呢?龙尘知识浅薄,还请阁下指点迷津。”龙尘看着那些面容倨傲的书生们,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之色。
虽然口中说指点迷津,实际上他的表情已经告诉他们:今天老子就跟你们好好掰扯掰扯。
祸国毒妃 海妖麻麻
龙尘的话音刚落,全场就响起了无数的掌声,朱雀帝国还是修行者居多,而龙尘的话,是向着武者们说的,引起了他们的共鸣。
那面容微胖的书生面对全场掌声,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之色,毫无畏惧地道:
“只知道动拳头,不懂得讲道理,武力终究解决不了问题,暴力只会带来更大的暴力,换来更多的仇恨,自此延绵不绝,无休无止。
以史为鉴,还不够明显么?只有化解仇恨,才能化解战争,没有了战争,人们才不会流血牺牲。
而修行者,一向好勇斗狠,以能剥夺他人生命财富为乐趣,故为天道所不喜,你们自己却不自知,实在是愚蠢至极。”
“愚蠢至极的人是你吧?面对人,你或许可以讲道理,但是面对一头猛兽呢?比如你前面站着一头老虎,你会跟它讲道理,它会跟你讲道理么?”龙尘不屑地道。
“人又岂会跟畜生讲道理?遇到畜生,我自有对付它的办法。”
那白胖书生冷冷地道,不过他没说什么办法,在场的强者都看得出,他被龙尘给问住了,没有更好的反击方式,只能硬着头皮这样说。
能将言辞犀利的胖书生给逼得没有力气还击,在场的强者们一愣,这个龙尘有两下子啊。
蝙蝠山庄
“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直接跪在地上叫爹!”龙尘淡淡地道。
龙尘如此一说,那胖书生顿时大怒:“你这是人身攻击,辩论就应该就事论事,上升到人身攻击,那是最下作的行为。”
“不不不,咱们讲道理,这并不是人身攻击,难道你没听过,虎毒不食子么?”龙尘摇头道。
“你……”
那胖书生顿时语塞,想想龙尘的话有些难听,但是也有点道理,抓不出反击的理由。
但是想着想着那胖书生就觉得不对了,他跪下叫爹,那岂不是说他也是畜生了?龙尘这是拐着弯儿骂人,这不就是人身攻击么?
而在场的修行者,有不少聪明之人,早就听出了龙尘的话外之意,尤其是那些琴宗弟子,一个个抿嘴微笑,却不点破。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与我一个翰林学士讨论?”
那白胖书生忽然站了起来,指着龙尘怒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