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hhcw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討論-第三百八十六章 神靈喜歡的話題推薦-7iqjx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很清楚椿多么在乎自己在他面前的形象。可是这一次她却不惜‘自毁形象’地来开解他,这份情谊他此时无能回应,只能铭记在心了。
而椿也在这个时候向他解释道:“刚才那便是我的心灵恶面,许多高阶修士都会选择将这样的一面分割出来当做分身使用,专门用来去处理一些暗地里的或者是特殊条件下的事情。”
说着她看了看苏礼手中捏着的人偶碎片说道:“相信这样的恶念分身你也已经接触过不少了吧?”
超级恶魔领主 星陨
苏礼恍然地摊开手中的人偶碎片,又指了指手上的戒指问:“你是说,这人偶其实和赤老的戒指一样,也是意念的载体?”
椿微微颔首却又摇头道:“两样东西在理论上的作用的确大致相同,但是你说错了一点……你手上戒指中的那个意识体可不能算是夏神的恶念分身,而是恶念分化之身。”
“……”苏礼低头看了看赤老所在的魔戒,心中原本觉得这赤老已经算是没牌面的了,没想到现在更不堪的样子……原来就是个‘分身的分身’啊!
封印中的赤老无能辩驳,只能生生承受了苏礼的这一番鄙视。
六道霸主 针尖上的天使
起点文的错误打开方 年华转生
椿看到苏礼的表情立刻就心情好了许多地说道:“你这个破损的人偶倒是一件真正的分身载体,从上面残留的气息来看很可能有大乘化道境修为。”
“只是这具分身明显业力纠缠浑浑噩噩,活脱脱的就是被当做代劫工具而彻底放弃的样子。”
苏礼能够理解代劫工具的意思,不就是替代本体承担业力么。但是看椿的表情似乎对这种情况十分不屑,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果然,椿随后就给出了解释:“对于任何一个境界的修士来说,心灵的圆满都十分重要。而无论善恶皆是‘自我’,无论斩出哪一部分出去在我看来都是意味着心灵的缺失。”
“此人能够在此方世界传承不全的情况下修至化道境也是一时俊杰,只是不知为何他的业力如此深重,不得不以化身代劫法来脱劫。”
“如此他虽然可以免除这些业力折磨之苦,但是他心灵的恶面也因此彻底消失了。”
“心灵不全,那就是有了破绽。而有了破绽之后,又如何飞升天仙?”
苏礼大致上算是明白了椿的意思了,大约就是那黑天尊者的本体虽然牛逼,但恐怕终其一生也就只能在当前境界徘徊。
莞尔的幸福地图
与此同时他也算是明白了他和夏铭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就将之给怼爆了……这黑天尊者本来就是处于要‘遭天谴’的状态之中啊。看看他在北魏那边培育骨魔造了多大的孽,甚至北地浩劫都有可能是他在幕后一手推动的。
我有个末世世 詹步
最终智能 怕冷的火焰
大佬的无聊生活 浑浊杂噪
如此多的业力,他苏礼总觉得这是老天爷在借他和夏铭的手来收拾这家伙呢。
“那能看得出他的来历吗?既然会将一尊分身放在北魏那边搅风搅雨,恐怕先前剑宗被围攻也有这家伙在背后使坏。”苏礼心中有想法自然就问了出来。
一点星芒一点寒 酒醉饮痛狂歌
椿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想该怎么进行描述。最终却只是伸手指了指北方就不再多说话了……
苏礼却是立刻心领神会也不再在这上面多说……果然,也就只有乾荒大教的人才有这种能力和心情来布置这么蛋疼的局来针对剑宗啊。
恐怕那乾荒大教的人也是清楚地知道剑宗护持东洲人道数万年,气运汇聚正面对敌的话绝对会遭到气运反噬。所以才会派出这么尊分身比邻剑宗所在的西秦而居,然后暗中不断布局削弱剑宗的实力和气运……
但是现在看起来,他们的计划显然是彻底失败了。随之而来的,更是一个被彻底激怒、激活了的剑宗!
随后他们也就没有再谈这方面的事情了,苏礼向椿请教了一些修炼方面的问题,顺带着也是聊了一会儿家常里短的……
随后苏礼就发现椿似乎对修炼方面的事情兴致缺缺……思考了一下他就明白了,这是因为人家恐怕压根就没怎么在他当前这样的境界修炼过吧!
生族乃是一支神族,生而神圣,拥有移山倒海之能。椿就是生族公主,本就是天资非凡甚至生下来就天生带着神职。
或许对于椿来说,凡人在凡间苦苦追寻的终点‘飞升’本就只是她起步时的样子,所以对这些以往从未经历过的境界真的是很难给苏礼太好的建议。
虽然她的确是很努力地从一个很高的角度来试图给苏礼分析问题……但是她的角度太高了,看问题的方式在苏礼眼中也是复杂难明。
方士世界
就好像苏礼只是提出了一个‘1+1=?’的问题,结果她却硬生生地用一百页的稿纸来进行论证结果。
华娱之梦
很快苏礼就停止了这种让双方都不自在的话题,他知道这是认知不同所带来的差距,也是第一次感觉到眼前的女神真的是一尊伟大的神灵,与他之间有着难以用长度单位来描述的鸿沟。
但是很快苏礼却又找到了与椿之间的共同语言并且相谈甚欢……
“什么?你的信徒问你该怎么做菜,你就真的托梦告诉她了?”椿瞪大了眼睛显得一副很惊奇也是很难以置信的样子。
“是啊,我正好有想法也知道,那么就告诉他们也无妨吧?”苏礼回答道。
“可是你这样就不怕神力特性变得驳杂了吗?”椿好意提醒了一下。
但是苏礼的回答却分外耿直:“怕什么,不就是多个‘食神’之类的特性吗?这种乱七八糟的特性我已经很多了,债多不愁。反正神力也是来自信徒,特性多点全面点,不也能更好地回馈信徒?”
椿已经看出了苏礼这全然不把神职当一回事的性子了,她只是好奇地问:“那么神灵之职,对于你来说又是什么呢?”
“真要认真回应这个问题啊……”苏礼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因为神力可以轻松做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吧,所以我觉得还是蛮有用的。”
椿瞬间了然,苏礼这是完全将他的神职还有神位当成了是一场十分有趣的游戏啊……她心中不由得回想起自己所认识的那些神灵,往往整日里都为了自己的信仰来源而老神伤形,一个个都慢慢变成了斤斤计较的市侩模样。
“保持这个心态,这很好……”椿语气愉悦地说道:“另外,下次有机会带我一起玩吧!”
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让苏礼有些意外,但随后他就很是爽快地点了点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