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ms20e精华玄幻小說 星辰之主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之源(下)讀書-p5dny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
不,我只是想问有关瑞雯的事儿。
可现在话题让你给扯偏了。
今生求不得 羞颜
先婚后爱,总裁你好! 顾绵
罗南现在也不明确,血妖是真理解错了,还是有意为之。
这种时候,多听少说是没错,可没头没尾的也不好理解,罗南就含糊加了一句:“你可以帮我理理线索。”
血妖欣然答应:“有些事情是要好好琢磨:开发不到十年的深蓝项目,有关产品一代接着一代,把军方的同类自研项目压得抬不起头来。立项比深蓝还早了一个世代的血脉项目,到现在一点可靠的风声没漏,照样有人往里面疯狂投钱。
“据我所知,与之相关的同类型项目,与天启实验室无关的那些,最近这些年收到的赞助是越来越少,特别是来自最顶级富豪圈子的进项,啊呀呀,真是惨不忍睹。
“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投资失败了……
罗南心里头回一句,实际上保持沉默。
逆天神器 公子吉祥
血妖没有“万里他心通”的能力,他滔滔不绝地往下讲:“是那些土埋脖子的大富豪们孤注一掷了吗?他们就那么信任李维,信任这个来路不明又高度危险的家伙?一个人脑残我信,全体脑残,还不如相信李维给他们下了群体降头。”
罗南觉得血妖可以更直白些:“所以?”
“老弟,你要知道,李维是一个很会说服人的家伙,是最懂得如何去争取科研资金的行家!且和那些习惯于用PPT讲故事的大忽悠们,绝不是一个档次。他更擅长用事实,至少是根基于部分事实基础上的、让人垂涎的前景去说服人。”
血妖口中的李维,听上去更像是一个学阀老板。
罗南抽抽嘴角:“所以,血脉项目的事实成果,已经摆在那些人眼前,获得了认可,嗯,应该是取得了非凡的成功……”
群美图录
说到“非凡的”三个字,罗南心中忽地一动,脑子里快速闪过几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嘴上也未停顿:
“要证明成功,还是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里,成功本身也要有些名气,但要做得隐蔽,多半还是以改头换面的方式……同样是成功,他们以为的成功,与我们以为的成功,不是一码事。”
“血脉项目,归根结底是研究人的项目,它的具有强大说服力的成果,也必然是人!”
比如瑞雯……
想想当初“千分之二小姐”事件,罗南对于“血脉项目”的理解骤然深入了一个层次。
这就串起来了。
种田吧贵妃
怪不得呢,血妖疑似误会之后,张口闭口都是“名字”,也确实只有点透那些与血脉项目深度相关的人名,才能证明血脉项目的真正价值。
如果再把造成血妖“误会”的关键词填进去——哈城,哈城的著名人物是哪个?
恕罗南见识浅薄,他知道的也只有那一位。
亚波伦。
公认的超凡种最强十六人之一,横行于新大陆,又与密契尊主形成限制契约关系的那一位,竟然与血脉项目相关?
那么当年密契尊主的约战,又是出于怎样的目的?
幕后背景要比他所知的复杂得多啊!
罗南一时间想不通透,自然还要再问。
而这个时候,他已经没必要点出亚波伦的名字了,主要是他感觉到,血妖所说的“名字”,不是单数,是复数,所以干脆把话说得更开一些:
“血妖先生,我就这么问了,目前站在世界顶点的这百来个不到的超凡种里面,总共有多少与血脉项目相关……或者说是被天启实验室放出来的?”
这些话在胸口盘桓的时候,还不怎地,真说出口,罗南才真的心头凛然:
李维对地球的影响,已经深入到这种地步了?
大约是血妖早有定见的缘故,让罗南点破关窍,他也只是哈哈一笑:“照我的意思,但凡是和天启实验室、和李维走得近的,都有嫌疑。那天在船上,汪勇不必说,屠格也有可能……”
血妖说到屠格的时候,万里之外,罗南微微摇头,却没有打断他的话,继续往下听。
“要是更极端一点,李维把控住深蓝世界,建立天启实验室之后,任何与他关系密切的超凡种都有嫌疑。毕竟超凡种这个层次,从出现到成长为目前这个规模,也不过就是三十年左右的样子,说短不短,可在人类进化这个层面上,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人觉得不真实……如果说有人在后面操纵,我倒还更容易接受一些。”
这种想法,才真叫人难以接受吧?
尤其你还是个超凡种。
罗南眉头跳了下:血妖这家伙,看似随性不羁的外表下,心思意外地有些灰暗啊!
“你对李维倒是信心十足。”
“不,我只是希望你到哈城之前,能够进一步重视起来,毕竟全世界都知道,你正和李维较劲儿……总不能上拳台之前,还不明白那边的量级吧?”
血妖说得坦坦荡荡:“咱们现在也算是一挂的,我总要尽一点儿提醒的义务。”
“提醒李维的能量超乎想象?”罗南愈发怀疑,血妖今天的“误会”是故意的了。这家伙好像一直在等这么个机会。
血妖呵呵一笑:“说到能量,我倒是又想到一个例子。还是哈城,你应该知道,这边状况不太妙。”
“嗯,知道。”
罗南虽是身在夏城,却是时刻关注哈城这个畸变感染大爆发的风暴中心,甚至暗中为城中大批量的畸变感染者“画像”,建立针对二期感染者的“阶梯筛选”的模型。再加上各路新闻、情报汇聚,他自问对哈城的了解,不下于任何人。
“二期转三期的情况,你也了解?”
“很麻烦。”罗南简单回应,又找了两个关键词,“暴乱、缺粮。”
“是啊,缺粮。”血妖嘿了一声。
在当代社会,“缺粮”,或者更严重一些的“饥荒”之类的词汇貌似已经非常遥远,可在此时的哈城,它们正从纯粹的概念,逐步落地化为现实。
由于畸变感染已经彻底失控,哈城感染者数目暴增之余,更存在大量从“二期”向“三期”转化的高度危险人员。
这些人的“畸变”进程已不可逆,原生基因崩溃异化,并快速向“畸变种”方向转变。这个转变过程非常迅速,更涉及肉体层面的异化,势必需要在短时间内摄取大量可供挥霍的能量。
如此能量需求,注定不可能通过正常的一日三餐来解决。
喜乐田
爱妻有瘾
所以,在这个阶段的感染者,将会化为最疯狂的猎食者,在混乱狂躁情绪的驱使下,夺取一切可能为其所用的资源——可食用可消化的东西都算。
从普通食物,到其他血肉生灵,包括人。
在正常城市里,有一两个这样的感染者出现,就可能引发一连串的血案。而当今的哈城,这样的感染者,又何止一两百个、一两千个!
于是暴乱、杀戮乃至饥荒应运而生——畸变转化这种拼概率的低效能量摄入模式,必然导致大量的浪费,再加上社会动荡的影响,哈城作为一个当代大都市的基本存在模式,几乎已经全面崩溃。
罗南既是回忆,也是实时监控哈城的情况:“如果哈城一直是这状态,有关援助再跟不上,大饥荒很难避免。不过现在这样,更多还是意外造成的临时现象吧?”
都不用隐秘情报,现在一些保守向的新闻频道,都在连篇累牍地报道,哈城最大规模的种植大厦群受暴乱影响起火爆炸,破坏了供能线路,相当部分即将收获上市的粮食损毁,导致城市粮价飙升、市民恐慌抢购、面包一片难求的事情。
“我们今天不讨论‘缺粮’或‘饥荒’。”血妖呵呵两声,“我找的例子,其实是种植大厦。”
“哦?”
“你知道的,种植大厦是三战后几十个大型都市得以建成的最重要基础支撑之一,现在世界百亿人口,已经恢复到了三战前的水准——三战前百亿人口也基本到了全球承担的极限,而战后全球耕地面积从1700万平方公里暴降到170万,缩水了十分之九的情况下,还能支撑同样的人口数,种植大厦这门技术功不可没。”
“是这样没错。”这种知识,罗南小学时候就知道了。种植大厦无疑是当今世界农业、化工、能源技术突飞猛进的成果结晶,也是地理或生物测验的必考点。
血妖冷不丁又问:“种植大厦本质是什么?”
罗南不假思索:“能量换产出。”
“能量从哪来?”
“聚变堆。”
“聚变堆从哪儿来?”
“从……”罗南忽然卡了壳,一时没有下文。
浮尘烬:将门女凰
血妖仍然问他,不依不饶:“聚变堆从哪儿来?技术专利在谁手上?为什么三战前说到聚变堆实际应用永远都是‘五十年后’,战后一片废墟,这项技术突然就成熟起来了?从实际应用到小型化一气呵成?”
罗南不能答。
血妖仍不罢休:“目前聚变堆仍然采用磁约束聚变技术,形成超强磁场必须要使用常温超导体,这种特殊尖端材料又出自哪里?”
“……好吧,哪儿?”罗南又一次明知故故问。
紫宸宫 夜凝紫
血妖的回答了无新意:“深蓝世界,李维那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