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vz5a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妖魔哪裏走討論-428.世子遇襲(大家保重身體)閲讀-g0tds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话是这么说,王七麟毕竟是朝廷命官,有人偷袭皇家别苑这就是造反,他得去平叛……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猛的一惊,叫道:“全体出动全体出动,奶奶滴,是不是阿黄那傻子惹的事?”
黄君子可不能出事,他还挺喜欢这傻逼的,而且他制定了全新的战斗队伍,黄君子那队人马也被他算计在内的。
他需要有藏在民间的卧底,没有比黄君子一行人更合适的人选了。
听天监驿所火速出击,这下子不管是什么组,全体都给出动了!
别苑之中火光四起,两个人影在冲天火焰中对轰,燃烧的火焰正是从其中一个人手中飞出来的。
王七麟隔着老远一看以为这人身上扛着火焰喷射器,烈焰一道一道往外飞,简直不要钱!
相比之下觜火猴的本事就不够看了,他能与觜火猴面对面硬扛几招,可是面向别苑上空对轰的这两人则毫无战斗信念:
悍警手札
他们太强了,交锋中身影闪烁,他甚至看不清两人的大概形象!
现在别苑内外乱七八糟,四处有叫声:“桓王已反!桓王已反!桓王已反!”
“黄泉监奉命擒拿桓王世子,阻拦者以谋逆论处!”
“捉拿反贼!捉拿武翰林,桓王世子此次来上原府便是密谋武翰林举兵造反!”
“武氏已反,平阳府已反!”
最先冲来的一群骑兵被这番话给冲懵了,领兵大将惊恐,副将大叫道:“主帅,怎么办?”
大将吼道:“随本帅杀!”
马蹄声轰鸣,他们围着别苑开始跑圈,不管是跑出来的人还是跑进来的人,只要没有对自己一方动手,他们不管不顾,就低着头骑着马一个劲的跑。
桓王号称西南王。
平阳绰号武平阳。
不管朝廷还是民间都有许多关于他们二者造反的传闻。
听天监这边来的更快,王七麟看到了戴冒,他正操纵一具浑身雪白的骷髅骨架在堵门。
戴冒也看到了王七麟,叫道:“王大人,速速增援天子庭,逆贼正在天子庭!”
王七麟大吃一惊又欣喜若狂:“桓王真他娘造反了?弟兄们随我冲啊,抓逆贼、立大功!”
“停停停!”戴冒大叫道,“王大人你乱说什么?桓王乃是我大汉之柱国,他正领兵在西南与骠国的巨兽军血战,怎么可能谋逆造反?是有人在制造假消息!”
王七麟顿时失望:“那逆贼是谁?”
戴冒叫道:“卑职也不知道,他奶奶个腿,卑职也是刚来,今夜不是卑职当差!”
“那太霸大人呢?”
戴冒一脸苦色:“金相府出现大诡事,太霸大人于今日午时离开了上原府,这伙反贼应当正是发现了大人不在所以才敢动手!”
王七麟说道:“可你怎么知道这些人是反贼?万一真是黄泉监的人怎么办?”
衍生世界的黑手 九年沉梨
戴冒凑上来低声道:“是黄泉监的正好宰了!”
兼职王妃好难踹 素依清韵
王七麟又问道:“可是桓王到底有没有造反?平阳府有没有造反?”
戴冒迟疑,其实他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声音响起,喝道:“当然没有!这些人不是黄泉监的,就是有反贼作乱!”
王七麟和戴冒一起回头,看到一个瘦削汉子如大鸟般飞下来。
这汉子只有一条腿,双手拄着双拐,一身玄色劲装,赫然是一名听天监铁尉。
徐大挡住他问道:“来将是谁,报上姓名!”
“谭胜勇!”汉子沉声说道。
戴冒和王七麟都有些吃惊,问道:“你真是谭胜勇?”
上原府新任铁尉!
汉子不说话,拐杖一撑猛的一只脚虚空劈出。
一道寒冬生铁般的劲气从他腿中飞出,有鬼狰狞的从劲气中隐现,旁边一株足有人腰粗的杨树在他一腿之下居中断裂!
谢蛤蟆道:“出马一条鞭,九条鬼踢断!确实是北地谭腿的招式!”
王七麟问谭胜勇道:“谭大人什么时候来的上原府?”
谭胜勇冷着脸说道:“王大人此时形势紧急我们待会再说,现在有叛贼作乱,我等须赶紧去平乱!”
王七麟说道:“现在形势一片混乱,什么叛贼?哪里来的叛贼?这些人自称是黄泉监的人……”
谭胜勇坚定的说道:“他们不是黄泉监的人!他们在假借黄泉监之名作乱!”
戴冒立马问道:“你怎么知道?”
王七麟猛的反应过来,怒喝道:“娘的你个叛徒!你是黄泉监的人?”
听天监与黄泉监势成水火,双方一旦逮到彼此落单的人几乎都会下死手。
谭胜勇焦急的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说道:“当然不是,但卑职知道这上原府没有黄泉监的人,这是米金将告诉卑职的消息,绝对无误!”
“唉!两位大人还在犹豫什么?保护世子要紧,世子若是在上原府出事,我等全得掉脑袋!”
戴冒怀疑的看向谭胜勇,又看向王七麟拱手施礼:“大人请指挥!”
王七麟这时候意识到,听天监在上原府的武力空前薄弱,铜尉祝渊远在其他府城,太霸为了解决大诡事带走了麾下的心腹爱将,如今整个上原府中他是最高领导了。
不过听天监的战斗力有所削减,但上原府终究是一座战争要塞,这里兵多将广,骑兵之后各处兵营又有精兵到来,这些人可是带着武翰林的命令来的,一边跑一边吼:
“郡守令!事关桓王与平阳府皆为谣言!”
“此处乃是前朝余孽造反!杀!”
“保护世子,挡者格杀勿论!”
王七麟跳上一棵大树往四周看去,围绕别苑全是火龙:至少几千精兵被调动了!
他看到庭院中有人群混战,便喝道:“听天监随我上!”
徐大老树盘根了山公幽浮,说道:“兄弟你今晚别给大爷整劈叉了中不中?你就让大爷来一场恶仗吧!”
山公幽浮一拳劈开墙垣冲入其中,张开嘴疯狂嘶吼。
很凶猛!
王七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于是他冲下去的时候一拳砸出将一座亭子给砸倒,口中吼道:“听天监铜尉王七麟在此,谁敢与我一战?谁来领死?”
一道黑雾飘荡而来。
王七麟一看这它娘绝对的妖魔鬼怪了,干他!
“剑出!”
黑雾之中传出一个压低嗓子的声音:“别动手,是我!”
“你它酿是谁?”
黑雾之中伸出一条手臂,有拳头直冲夜空:“为民除害!”
王七麟心里叫糟,这么正义的话却被做出这么傻的样子,除了黄君子还能是谁?
他赶紧四处出拳,拳风呼啸,阴阳二气三百六十度扫射,将周围要凑上来的人全给赶开。
一边追赶着黄君子出招他一边低声问道:“你们今晚上做什么?草,净给老子惹麻烦!”
黄君子低声道:“本公子得知这个世子在宴会上坑过你,想要你命来着。而且他还想占你的女人,气不过啊,所以就带弟兄们今晚过来给他点颜色瞧瞧!”
王七麟被这一番话给整感动了,他已经看出来浑身覆盖着黑雾的就是黄君子一方,于是看到不远处有个侍卫要以一团圆月似的法宝斩入一团黑雾中,便御剑给一剑劈了上去。
侍卫大惊赶紧后退,王七麟厉声道:“你去协助他人,这里交给本官!”
其他三把剑赶到,围绕着黑雾开始上下翻飞。
王七麟冲黄君子说道:“弄死那货了吗?”
黄君子道:“没有,他身边高手竟然那么多!”
王七麟顿时知道糟糕了,说道:“那你们赶紧跑路,快快快,再晚跑不掉了!”
黄君子自信的说道:“但本公子还有个大背景没出动,她一出动嘿嘿,就是皇帝……”
“你它酿的死到临头别吹牛逼了,快点跑路!”王七麟声音落下,挥拳冲他砸出。
重生大亨崛起 流浪de橘猫
这次可是实打实的出拳!
黄君子反应也快,立马钻入地里就跑。
他的身影在几丈外冒出,甩手往空中扔出一个东西,这东西被风一吹顿时炸开,有浓密黄雾冒出。
夜风继续吹,黄雾随之弥漫,它并没有被吹散,而是像在复制一样,雾气笼罩范围越来越广也越来越黄。
黄君子再度钻入地下想走,说时迟那时快,虚空之中一声霹雳,狂风席卷,一个鬼头从风中冒出——
“咣当!”
地面震动,鬼头钻入地下。
谭胜勇寒着脸杀到,冷笑道:“哪里跑!”
农门寡嫂:厨娘供出状元郎
倾城弃妃 风中的蝶漪
鬼头入地追赶,黄君子不得不重新窜出地面,谭胜勇双拐拄地抬起腿来甩了甩,腿抽在夜空中像是一把长鞭。
他冲黄君子狞笑道:“本官一直盯着王七麟呢,哼哼,他刚才与你缠斗半晌竟然没能拿下你,你们之间有鬼!是不是?”
“是。”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四把利剑穿破黄雾刺来!
谭胜勇听到了声音从身后传来,急忙一甩腿往四周劈出。
“唰唰唰!”
他的四周顿时全是腿影!
王七麟阴沉着脸走了出来:“谭大人,抱歉了,今夜本官看来不得不对你出手,若是有所得罪,那便有所得罪!”
谭胜勇出腿如风挡住四把飞剑。
王七麟捏剑诀喝道:“剑出!”
地下草影中钻出来一个叼着剑的猫头,猫甩头剑飞出。
鸡飞蛋打!
谭胜勇闷哼一声一挥拐杖腾身飞起,竟然并没有被听雷剑给重创!
这不对。
哪怕强如觜火猴,当初被王七麟用听雷剑给阴了之后都痛苦的往外鼓眼珠子来着。
所以只有一个答案——
“你是阉货!你真是黄泉监的人?”王七麟惊怒,迦楼罗御剑如闪电直上直下刺入谭胜勇脑门。
而且这货在查自己!
联想刚才他对黄君子说的话,王七麟顿时反应过来。
谭胜勇被逼只好落下,他叫道:“王七麟是反……”
“六六六六六六!”响亮急促的犬吠声出现,将他剩下的声音全给压住了。
易鼎
王七麟使出全力冲上去,谭胜勇看他冲的急便抬腿劈出,一腿落下直冲他脑袋而来!
太岳不摧护体神功!
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
劲风劈落恍然开山大斧,但它开不了天地间的五岳神山!
王七麟被劈的身躯一震,护体青石色泽微退,有鬼搂住他脖子张口大啃却崩的怀疑鬼生。
也仅仅如此罢了,他成功硬扛住了这一击,瞬间迈步冲到谭胜勇跟前捏剑印捅向他的胸口。
谭胜勇面色大惊拄拐后退,他的速度倒是快,可是刚要拔起拐来却发现拐被地里一只手给拉住了……
他心里就一个想法:草率了!
剑印透体而过,谭胜勇使劲全身力气抬腿踢出,王七麟以轮钴印接应这一击并同时御五剑杀来。
谭胜勇狂吼一声一拍双拐,两个拐杖顿时有金光闪耀,这竟然是一件法宝!
金光往里照耀笼罩他全身将他给护住了,往外照出却像无数金针铺天盖地。
王七麟浑然不惧,冲上近前开始卖力挥拳。
太阴真气、太阳真气轮番招待,二牛之力凝聚于一拳之上……
谭胜勇身上金光黯然,他跺地想跑。
一股烟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他吸进这股烟气后,浑身顿时有些松软。
接着又有靡靡之音传入他耳朵中,他的精神顿时恍惚。
一时之间他没有再逃命,王七麟抓住机会接连开拳,金光一丝丝黯然最终变成昏黄光芒。
小阿修罗御剑而至,一剑刺入他的太阳穴!
昏黄光芒挡住了剑尖。
小阿修罗翻身后跃跳到了剑柄之后,一拳顶在剑柄上!
昏暗的光芒摇曳了一下,终于黯然消亡。
剑芒穿过了谭胜勇的脑袋,他的身躯顿时一软。
此时黄雾更浓,王七麟看向周围,三步之内看不清人影,这让他心里松了口气。
黄君子窜出来抓起谭胜勇尸体道:“我给你处理掉。”
他将谭胜勇身上衣物靴子快速扒掉,王七麟低声道:“你做什么?”
黄君子道:“本公子有熔金水,能融掉人的骨肉皮,但对衣物靴子这些东西没用,这些你去处理,快快快!”
王七麟骂道:“你今夜乱七八糟发起这么一桩攻势,害得我残害同僚!”
他心里暗自庆幸,幸亏这谭胜勇是黄泉监安插在听天监的细作,否则自己还真没法下手!
不过这谭胜勇是怎么混进听天监的,而且还官至上原府铁尉?
听天监被黄泉监渗透了?
黄君子将衣服鞋子扔给他,无奈的说道:“阿七,本公子是为你出气。而且本公子也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动手,奈何背后有人安排,本公子不得不听从命令,你体谅一下好吗?”
他说着话掏出来一个小瓷瓶,往伤口上倒了几滴水,整个尸体如汤沃雪,迅速的消融。
可是最后地面却还落下了一样东西。
黄君子用布包住手将这东西给拎了起来,满脸呆滞:“阿七,你们听天监好危险哦。”
人皮面具!
但熔金水能消融人的骨肉皮,这面具没被消融掉,说明它不是人皮所成,不知道是什么做成。
王七麟拿起面皮一看顿时脸色铁青。
这个谭胜勇是假货!
他杀人还真是杀对了,真正的谭胜勇已经死了,被人取而代之了!
这让他暗暗懊恼,可惜自己江湖经验不够,否则看出他戴着人皮面具干嘛还用毁尸灭迹?直接拎着这具尸体去找李长歌,说不准还能立个功呢!
黄雾一起,黄君子带来的人就知道要撤退了,纷纷趁着雾气遮掩逃跑。
黄君子不能过多停留,跟跳水似的一头钻进土里没了踪影。
等到黄雾消弭,夜空中混战的两人中一人长笑一声往下冲,后面一名老者追逐,但前面人直接钻入一股火焰中消失。
老者一掌劈下,罡风如阴风,汹涌的火焰直接灭掉!
王七麟举着一把捡来的长刀喝道:“都不要慌张,两人一组、三组一队,互相防备、互相支援!世子殿下呢?去找世子殿下!”
护卫统领掠风而来,道:“诸位放心,世子殿下安然无恙,王大人,请您速速带人追击来犯之贼,不能让他们跑掉!”
“好!”王七麟转身要走,老人一个瞬移冲到他跟前,愤怒的抬手就是一巴掌。
说时迟那时快,王七麟来不及躲开,索性运行太岳不摧神功不守反攻:“剑出!”
老人一巴掌抽在他脸上,迦楼罗快剑也一剑刺在他胸口。
可惜迦楼罗运剑只是快,杀伤力却是不足。
这一剑撕开了他胸口衣衫,老人体内肌肤上有古朴神纹流转,剑尖刺上被一道神纹给挡开了。
王七麟勃然大怒。
不远处的徐大更是恼怒,他挥刀向前吼道:“王大人遇刺了,这里有个老逼养的刺客没走!”
飞僵腾身掠下,吞口张嘴开喷,向培虎怒喝一声双手十指间夹起八炷香扔出,巫巫甩袖放出一群蛊虫,白猿公仗剑而来,舒宇抽刀、谢蛤蟆怒喝……
战事再起!
王七麟从小到大还没被人抽过巴掌,他爹娘都没这么做过,今天竟然被一个老人给抽了一下子!
没说的,干!
四把飞剑环绕穿梭,听雷神剑轰然炸响!
王七麟一拳打出,老者要飞起但辰微月已经导弹般降落一拳劈来,侧方又有几十支短箭跟飞蝗似的扑来,漫天蛊虫像过境蝗虫,嗡嗡响着将老人包裹!
老者冷笑挥拳击出,头顶之上罡风呼啸,一只隐形大拳与辰微月相撞发出轰鸣。
辰微月手臂上的袖子顿时炸碎,青白色肌肤上隐隐有血线鼓起!
飞僵倒飞,但凶戾的一咬牙又凌空扑下。
老者挥袖将飞来的短箭与蛊虫给拍开,一拳再出攻击辰微月,一手劈出砸向正前方的王七麟。
谢蛤蟆的身影鬼魅飘到,双手连出有指甲盖大小的符箓像雨点飞出,抓住老者手臂一个横移掠到他身后,沉声道:“跪下!”
老者面上冷笑被惊骇取代,他没料到会有强敌所以没用全力来对付王七麟而仅仅是随便出手,此时被人打了个突袭,双膝遭到重击小腿一软跪在地上。
王七麟见此变拳为掌,拉开手臂跟开弓一样,狠狠一巴掌抽了上去!
辰微月铁拳轰落,砸在老者头顶将他膝盖硬生生砸进土中,白猿公长剑劈下、舒宇鬼刀落下,一群人迅速围上来对他展开拳打脚踢。
向培虎低喝道:“抓住他!”
猛然双手拍在他两边太阳穴上。
一道红雾从他手中缠住了老者头颅。
护卫统领眼前一晃形势大乱,他看着被围在中间群殴的老者叫道:“自己人自己人!这是世子的不离卫!是桓王给世子的不离卫!”
谢蛤蟆说道:“行了,走!”
徐大的声音传来:“都让开,大爷来也!”
谢蛤蟆一挥长袖,四周的人全被他带走,老者双眼血红的跳了起来,看到一条大汉骑着个山公幽浮举着一把偃月大刀飞奔而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