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zu5uf熱門小說 《神魔書》-第二百八十章 第三次羞辱展示-jkzd1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天气很差,但是威纶大法官的心情明显很好。
走进司法俱乐部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威纶大法官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如果不是身份的约束,他几乎就要踏着舞步飘进来。
威纶大法官走进司法俱乐部,大堂内几乎一半的人都站起身来,笑着向威纶大法官点头致意。
这些起身向威纶大法官致意的,基本上都是北面两栋法院大楼内的法官们,他们的职位没有威纶高,资历没有威纶深,甚至很多人都是威纶一手提携上来的,所以他们必须向威纶表示足够敬意。
而这些人中,也只有寥寥十几个人,才有资格开口附和他关于今天天气的点评。
威纶大法官的身份放在这里,整个俱乐部大堂中,有资格和他说笑几句的,也就这么寥寥一小撮人罢了。
而剩下的将近一半没有起身的人,他们基本上都穿着警察制服,而且肩章上金星、银星闪烁,他们都隶属警务部,可不用太搭理一位法官。
哪怕威纶大法官是帝都地方法院最顶尖的几个大佬之一,他也插手不了警务部内部事务,谁会给这群‘只擅长耍嘴皮子功夫的讼棍’面子?
也只有几个和威纶大法官关系不错的警将起身,笑呵呵的,很随意的向威纶大法官挥了挥手,没什么诚意的,语气干巴巴的邀请威纶大法官来自己的餐桌落座。
冰火战神 火莲真人
威纶大法官向着几个没诚意的警将点了点头,笑了笑,脱下身上的熊皮大衣递给了迎接上来的侍者,接着将头上厚重的熊皮帽也解了下来。
活动了一下骤然轻松了许多的身体,威纶大法官迈着矜持的四方步,来到了几个法院系统的老友身边,和他们又胡扯了几句外面糟糕的天气,惬意的交流了几句最近大家手头上的案件情况。
无限之游戏人间 曾不想离开
完成了每天早上必须的社交流程后,心情极佳的威纶大法官向着一楼大堂的角落看了看,然后笑着点了点头,朝着那边招了招手:“哈,肖爱伦,你也在?正好,过来,我有事找你。”
那边大堂角落里,一张偏僻的餐桌旁,一名穿着见习法官白袍,混在几个见习法官当中,坐在那里已经很有一段时间的青年猛地跳了起来,忙不迭的应了一声。
面皮微微发红的肖爱伦,在几个同伴万分震惊、无比嫉妒的目光中,昂首挺胸的走向了威纶大法官。
高门嫡女之再嫁
威纶大法官和几个老友都微微一笑,大家心领神会,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很多人顿时心知肚明,难怪威纶大法官一大早的心情就这么好。
毫无疑问,有人托人情托到了威纶大法官头上,所以在司法俱乐部例行的早晨社交流程中,威纶大法官当众表示出对某位年轻的后起之秀的欣赏,当众和他共进早餐。
有心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自然有人懂接下来会怎么做。
毫无疑问,在威纶大法官和肖爱伦共进早餐之后,用不了多久,肖爱伦就能脱掉身上的见习白袍,换上正式法官的黑色法袍。
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甚至,和威纶大法官共进一顿早餐,在某些市场上,早就已经明码标价!
威纶大法官只是很正常的吃一顿早餐,就能有一笔金灿灿的金马克平安落袋,他甚至都不用多说一句话,不用有任何违规的程序……何乐不为呢?
对威纶大法官下面的那些法院官员来说,提拔任何一个见习法官,不都是同样的提拔么?
都是一样的操作程序,提拔有资格和威纶大法官共进早餐的‘幸运儿’,以此换来威纶大法官的赏识,未来在某个关键机会,或许威纶大法官的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平步青云……这同样是多么合算的‘一次默契’啊!
肖爱伦兴奋得鼻头都发着红光,他紧张又兴奋的走到威纶大法官面前,声音有点发颤的说道:“威纶阁下,您找我?”
“嗯,你手上的那个案子,我有些问题问你……唔,我们找个位子……”威纶大法官目光扫过他平日里习惯坐的那个区域,然后,在他平日里最经常使用的那张餐桌上,他赫然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杀戮修神 司马小刀
乔!
身穿警察制服,佩戴着皇家海德拉徽章,佩戴着亮晶晶的功勋奖章的乔,居然大模大样的,占据了那张威纶大法官平日里最常使用的餐桌!
当然,司法俱乐部的一楼大堂有这么多餐桌,威纶大法官也不是说,一定要使用哪一张。
除了帝国最高法院排名最靠前的那几位大人物,除了他们在司法俱乐部有永久固定的坐席外,其他人,包括威纶大法官在内,他们并无固定的餐位。
只是大家都在这里混得久了,大概都知道哪位大人物更喜欢哪个区域……一般而言,像威纶大法官最常用的那些餐桌,寻常身份不如他的人,不会胡乱占据。
就算哪天实在是人太多,真有人占用了威纶大法官喜欢的餐位,威纶大法官也会很‘大度’的,去和自己的老朋友们拼上一桌!
可是,这个占用的人,不应该是乔!
尤其是,占用了威纶大法官那张餐桌的乔,居然还举起了手中的酒杯,笑呵呵的,远远的,向威纶大法官做出了敬酒的样子。
威纶大法官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毫无疑问,乔在挑衅自己!
他的心情变得无比糟糕,就好像刚刚在自己的咖啡杯里,发现了一小块狗-屎一样糟糕!
一定是这样!
乔不知道从哪里打探到了自己经常在司法俱乐部用早餐,不知道从哪里打探到自己最喜欢的、最习惯的那一张餐桌,不知道从哪里打探到自己最喜欢喝的带蔷薇花印的金标朗姆酒……
是的,威纶大法官的眼神很不错,他看清了乔的桌子上放着的酒瓶上,那小小的蔷薇花暗记。
一大早的,乔这个外地暴发户乡巴佬,闯入了司法俱乐部,占了自己的桌子,品尝自己最喜欢的金标朗姆酒!
这是挑衅!
一定不会错!
星骓二嫁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威纶大法官的脸皮绷得紧紧的,他面皮迅速泛红,眼珠微微凸起,狠狠的盯着乔。
哪怕乔身边,还有三四张空出来的餐桌,威纶大法官依旧只是盯着乔,盯着乔所在的那张桌子……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妻子,正在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床-上翻滚一样……他的心中,充满了莫名的屈辱感!
“狗-娘-养的!”威纶大法官莫名的,异常恼怒的当众咒骂了一句。
威纶大法官的几个老朋友扭过头去,就当做没听到老友的这句话。
而肖爱伦……年轻稚嫩的他,则是瞪大眼睛,张大嘴,一脸骇然的看着威纶大法官——哇哦,他听到了什么?德高望重的威纶大法官,居然口吐粗言?
威纶大法官注意到了肖爱伦的表情,他心里顿时一阵恼怒——你这表情,是啥意思?你对我刚刚的那句话,有任何意见么?蠢货,真是个蠢货!
难道你以为,你的家人‘奉献’给威纶大法官的那一笔,可怜巴巴的碎银子,可以让你这个初出茅庐的黄口小儿,有资格在威纶大法官面前,露出这么古怪的表情么?
你是在嘲笑威纶大法官么?
很好,这个不堪提拔的蠢货,明天就让他去下面的乡镇巡回法庭,好好锻炼个五六十年!
年轻人,就是要多多锻炼一下,未来才能扛起维护法纪、打击犯罪的重任啊。
休夫 白衣素雪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威纶大法官背着手,一步一步走到了乔的身边。
他低头看着坐在餐桌旁的乔,突然笑了:“乔·容·威图警官,我不认为,这是一次巧遇,不是么?啊,一个初来帝都的年轻人,居然会在一个寒冷的早晨,出现在帝都司法俱乐部的大堂,混迹于一群司法系统的前辈中间……”
雪融泪千行 童绯瞳
威纶大法官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有力,大半个大堂里的人,都听清了威纶大法官接下来的话。
“诸位,请容许我向大家介绍,这位或许让大家觉得陌生的……帝国精英!”
冥婚夜嫁:皇叔,别闹了
威纶大法官带着灿烂的笑容,用力的拍了一下乔的肩膀:“尤其是警务部的诸位阁下,请注意,帝国三级警校,皇家海德拉徽章的获得者……以及……哦,一枚三级银桂叶功勋奖章,两枚一级荆棘功勋奖章,一枚一级座狼功勋奖章的获得者……乔·容·威图阁下!”
数以百计的目光落在了乔身上。
之前乔坐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故作不经意的,将目光偷偷的扫过乔。
他们也注意到了乔这张新面孔,更注意到了,乔身上那些和他的年龄、他的警衔似乎有点不匹配的徽章和奖章。
能够司法俱乐部的这些人,无不自矜身份,或者因为谨慎、小心,或者刻板、保守,甚至是胆小、畏惧,或者干脆是德伦帝国中部、北部地区,这里的土著特有的社交冷淡综合症等等。
总之,乔在这里坐了好一阵子,并无人上来和乔攀谈一二。
而威纶大法官刻意拔高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朝着乔看了过来。
一道道复杂的目光,就这么毫不掩饰的落在了乔的身上。
乔缓缓站起身,低头看着威纶大法官沉声道:“威纶阁下,有何指教?”
众目睽睽之下,威纶大法官冷然笑道:“我只是好奇,你有什么资格,和一群帝都的司法精英,共处一堂?”
威纶大法官深吸了一口气,补充道:“我觉得,你应该自觉的离开这里……我觉得,你没有资格,坐在这里。”
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起来:“第三次了,威纶阁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