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k18z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笔趣-第二百九十六章 六神無主右天王【第四更!】相伴-wg5zc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是不见了。也是消失了……但还没有确定已经死亡,也没见到尸体,所以我才问你那边的感应……”
游东天的声音充满了失落:“但是……灵魂绑定突然没有了信息,那可是灵魂锁定啊,这……几乎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南部长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住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罢了,事已至此,再说那些那些有的没的,没有用处了,我来给左哥打个电话……”
突然想起来:“不对……上次我的电话就被左哥拉黑了……”
他有气无力的道:“还是你打吧,我这不是甩锅,这个锅,我是注定甩不掉的……无论如何,怎么也有我的责任……但我上次汇报设局之后就被拉黑了,真的联系不上了……”
游东天听罢愈发的毛骨悚然了。
南正乾被拉黑了?
只是汇报了一下设局就被拉黑了。
这其中透露出来的消息,简直是听者惊心,闻者动魄,森然意味,不言而喻!
疯狂的咽了几口唾沫,终于颓然道:“好……我来……哎……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来吧。”
南正乾充满了愤恨与嘲弄的声音:“您是天王,您信心爆棚,您什么都敢干,什么局都敢布,您撑得住!您个子高!您牛逼!您……”
游东天将电话挂了。
轰的一声。
重生于康熙末年 雁九
南部长就将办公室砸了!
“你踏马!你踏马!你踏马!你踏马……”
南部长疯狂的砸了半栋楼!
终于终于,停了下来,缩在椅子上,两手抱住了头。
这个后果的严重性,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
左哥或者可以顾全大局,但是还有嫂子,更是更加恐怖的存在……
左哥是御座,但嫂子却是没有职位的,也就更加的没有顾忌,可以……做任何事!
如今……
星武战神 逆流双鱼
这么多年没有孩子,终于有了一个宝贝疙瘩;哪怕是不能修炼的时候,嫂子仍旧是宠上了天的。
现在一展天才之姿,傲视群伦,一飞冲天之势已现,嫂子心里不知道该多么高兴,现在,这个消息一旦送过去……
南部长不敢想下去了。
……
那边,游东天犹豫半天,终于还是调出来那个电话。
一连上刑场的绝望,但还是狠狠心,按了下去。
嘟……
嘟……
没人接电话。
继续。
被直接挂断了。
游东天一脸的死灰色,摊在椅子上等待。
果然,信息发了过来。
“出事了?信息说。”
游东天如丧考妣。
大梁往事 哈风
沉重的打字:“小多余……不见了。”
停了半天。
游东天甚至能想象,那边的反应,脸色。
那边终于发新消息过来:“……死了?”
游东天急忙发消息:“没有,应该没有;只是突然间很诡异的消失不见,投放在他身上神识锁定失效,而分身保护也没有激发……总之就是很诡异的消失了踪迹,暂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另有原因?”
也许当官当久,游东天本能的没有将话咬死,仍留下了一点转圜余地,当然,他也是真心希望,真的另有原因!
就算被人嘲笑自己孤陋寡闻,缺少见识也是无妨的!
叮咚。
那边新消息来了:“……神识锁定没了?分身保护没有被激发?”
游东天急忙回复:“是,就是关于这点百思不得其解,所以赶紧的跟您老汇报一下,看看您是不是另有高见。”
叮咚。
新消息来了,接连不断的好几条。
“当不起天王您老这称呼,高见更加没有。”
叮咚!
“再给天王大人您两天时间,找找人,或者找找尸体。”
叮咚。
“找到人,我请令尊与阁下来家里做客。找到了尸体,我去你们家做客。”
叮咚。
“不得不说,你运气挺好的,这会正好拙荆买菜去了,但这消息,我也就只能拖两天,希望您福星高照。”
游东天登时一脑门的冷汗。
这边才放下电话,便即将目光投注到消息界面上。
刚才电话里的交流,让他忍不住头皮发炸,端的字字诛心,句句都是刀光剑影啊!
但左叔就是左叔啊,到底还是给了两天时间的缓冲。
但是这话,有点难受:找找人,或者找找尸体。
这……
我只敢找人,可是不敢找尸体啊。
但是……人还在么?
不,人肯定还在的!
王妃,王爷有喜了 征文作者
游东天再次逐字逐句的将信息研究了一番,心中缓缓地安定了下来。
左叔果然还是给我暗示了。
游东天站起身来,缓缓踱步。
嗯,这个很明显。
给两天时间,找找人,或者找找尸体。
这句话的里面学问就很大。
魔域弃少
若是换做一般人,估计也就只见到字面意思,但是游东天却不同。这么多年江湖历练,人海浮沉;岂能不明白一些事情?
俗话说得好,父子连心,母子连心,这话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的。
比如说,有一位母亲,在某个夜晚突然间无比的想念自己的儿子;或者做梦梦见儿子来向自己告别……
有如一位父亲突然感到心惊肉跳,心悸得无法忍受却不是心脏病突发……
一般这种时候,便是至亲的人离开了,或者出了什么事情。
而左叔这句话的意思,大抵就是,他没有感觉。
左叔是什么人?
他的灵觉该当到了何等地步,说是独步天下也是毫不过分的。
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没感觉,那就说明那个小家伙还活着。
纵使有遇到了什么危险……
却仍旧还没有到死的地步。
再想深一层,虽然灵魂锁定失效,但南部长的分身守护乃是寄托在左小多的身上,在其濒危的时候生效,既然没有生效,那岂不意味着分身守护仍在?
也就是左小多根本没有遭逢危险,还用不到分身守护!
至于做客什么的……游东天表示,暂时不考虑。
夺帅之剑
先找到人再说。
最好是,我也不去您家做客,您家的饭,我吃不起。您也别到我家来做客……我家,也经不起您来做客……
一念至此,虽然大部分都是自己推测,但游东天却即时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那就好!
那就好啊!
一把抓起电话。
随即有放下,喃喃自语:“我现在就赶过去,倒要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应该还来得及吧,一定要来得及啊!”
看看这边……
压力应该不大吧?
思前想后,终究还是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给你们一天一夜的时间,务必要找到左小多的下落,若人尚好,就要给我全方位的保护周全,若是出了纰漏,你们也就不用回来了!”
挂了电话,即刻动身出去了。
“最近那边没有什么大动作……”
“虽然,洪水大巫和烈火大巫频频活动……但边境状况并不太艰险。大家都很纳闷,为什么巫盟高层在这段时间里,不复往昔的样子……”
游东天苦恼的皱起眉头。
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很大的。
在老爹闭关修炼疗伤,左叔红尘历练的期间,就只有自己和那两口子在左右支应。
现在那两口子在西南坐镇……那边的几位大巫已经战斗了好几场。
而自己这边可说是当前最重要最关窍的一环。
就在这几天,洪水大巫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见天的爆发气势压迫,一股一股的,神经病一般……
万一自己走了,那边感应气机之余,几位大巫乘隙杀过来……
可就糟糕透顶。
可是自己不过去哪里够安心?
想半天还是拿起电话:“南正乾,你现在没事儿吧?要不你去星芒群山看看;我刚才跟左叔说了,他老人家说……”
巴拉巴拉一顿。
南正乾在那边叫苦不迭:“我在坐镇京城,还有您老人家这次钓鱼钓出来的事儿,我这擦屁股还没擦完呢,哪里走得开……”
南部长一肚子苦水:“……再说了,左哥还有个女儿在京城呢,我不得时时看住那丫头,哪里按得了心,万一那丫头担心弟弟跑过去了,那可就更加的完蛋大吉……那丫头已经偷跑过一次了。我追了三千里才追回来……”
“我这边是真的分身乏术了……”南部长满嘴苦涩,但隐隐约约多多少少还有些幸灾乐祸。
左哥那边没有心灵感应?
萌婚,少将猛如虎
那就是没事儿,再说了,还有我的分身在小多余的身上呢……
再说了,老子在京城,为你们这个擦屁股那个擦屁股,擦起来没完没了;一个个的不嫌事儿大。
西门烈前几天刚刚将违反了军法的皇后侄子给一刀咔嚓了。
我这边还在处理……
一个个的不省心,都整出来些什么事,皇后的侄子,是说砍就砍的么?
你砍了也就砍了,怎么不你自己来擦屁股!?
西门烈这厮不回来,让老子在这承受一头一脸的口水,老子容易么……
这一次是你游东天惹出来的事儿,还是你自己玩去吧!再说了,老子的分身已经在那边给你擦屁股了,你居然还想要老子本尊过去?
经历了这一次内部风波之后,老子说啥也不在京城呆了,老子赶早回南方军团当大帅去!
麻痹的你们谁爱回来谁回来……
到时候老子也抓住皇亲国戚砍着玩,让你们也都尝尝擦屁股的美妙滋味。
是如何的酸爽!
游东天在那边傻眼了,他抽身不得,可南正乾也没空。
这可咋整?
突然想起一件事:“南正乾,你跟左叔汇报设局被拉黑……咦,我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你汇报的啥?”
那边南部长顿了顿,似乎在安排工作,随即匆匆道:“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就挂了电话。
擦擦冷汗。
我怎么汇报的……我能跟你说?
杀手先生很绅士 翊枫清
游东天在那边举着电话听着忙音,咂咂嘴,忍不住就嘟囔一句:“老子肯定背黑锅了……”
黑之恶魔学徒候补 赤妃原作
转了两圈,还是有些头大。
黑锅不黑锅的……只要小多余没事就没事。
但是今天这事儿谁过去?
实在是不放心啊,于是再打电话,声音亲切:“铁江啊,现在在哪呢?”
“我在道盟大陆这边呢,有啥事儿啊游老大?”
银豹的少年宠物
“呃呃,你忙吧。”
游东天挂了电话,嘴角抽搐不已。
你说你个铁匠,跑那么远干什么?
全都是不让人省心的货色!
…………
【你们说,我要是跟左小多一样,有这么牛逼的爹妈……那还不得天天大封推啊?】

Comments are closed.